在线咨询留言
姓名
电话
账号或密码错误dianji
发布时间: 2021/6/15 14:48:23 来源: www.glendale.top
分享

演讲实录:BIM的「棍子」和「碗」背后,是两种不同的人


你好,这里是 BIMBOX,我是老孙。

前段时间,我们受到浙江华东工程数字技术有限公司的邀请,参加了由中国勘察协会主办的「基础设施领域工程企业数字化转型与实践研讨会」。
在会议上,我做了一个演讲,题目是《数据之城:爬坡路上的中国 BIM 现状分析》,把过去一段时间我们的见闻和思考做了次总结。今天把这次演讲的完整内容分享给你,文末也会提供 PPT 的源文件供你随意使用。

1.jpg

这次演讲有很多篇历史文章的回顾,我把文章的二维码放到了相关的 PPT 页里,为了保证流畅阅读,建议你先把文章整体看完,再挑选感兴趣的历史文章进去看看。
日本设计大师原研哉本来在中国很少有人知道,不过前一阵子他给小米公司设计了一个新的圆角 LOGO,一下子所有人都知道他了。原研哉说了这么一句话:我们使用的东西只有两件:「碗」和「棍子」。

2.jpg

什么意思呢?
「碗」是指那些用来承载其他东西的工具,比如冰箱、书籍;「棍子」是指用来作用于其他东西的工具,比如弓箭、锅铲。
原研哉是说,各种各样的工具,都逃不出这么两个范畴:要么是用来收集一些东西,要么是用来延长我们的身体。
其实这在中文里也有对应的意向,你看中文这两个字「器具」,「器」指的就是「碗」,「具」指的就是棍子。

3.jpg

今天我的演讲,就围绕着这两个词语展开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发现,在我们工程数字化这个领域,大家讨论起事情来,往往关注的工具、甚至是思维方式,都有很大的差别,我想了想,大家思考的差别,就是这个「器」和「具」的差别。

Part 1:具

咱们先说说这个「」,我把它总结为「人的延伸」。

4.jpg

记得我刚工作那会儿,在一家外企上班,开的还是一辆小破车,车前面没有导航,就买了一个这样的导航仪,用吸盘吸在前玻璃上,挺 LOW 的。

5.jpg

当时我的直属领导脾气挺大,我特别怕他。这位领导自己不开车,我俩一起出去办事的时候,就由我负责开车接他。
车上那个破导航经常死机或者搜不到信号,导航一坏,我就找不到路,领导就特别生气。我都记不清楚多少次被他数落这句话:「记路是司机的基本素养!

6.jpg

确实,那个时代,我不是一个好司机,也确实没有这个素养。打车的时候,好的出租车司机最牛的地方,就是你随便说一个地名,他就能三拐两拐把你送过去,还把容易堵车的路给绕过去了。
十几年时间过去,我们都知道后来的故事了——曾经难用无比的导航,已经成为每个人手机里必备的软件,你现在出门打个专车,「好司机」的基本素养也不再是记路了。时代变化真的很快,曾经需要几十年训练出来的核心技能,现在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了。
更值得我们思考的是,改变一个行业的不仅仅是导航这么一项技术,背后还有 4G、移动支付、LBS 服务,甚至我们老百姓都叫不上名字的无数技术。

7.jpg

每次想到这件事,我都不禁觉得,我们在现有的技术框架下去预测未来,这件事有多难。
举个例子,如果你是 2015 年的方便面厂商老板,生意干的还不错,你应该担心什么呢?担心同行研发新的口味,还是担心那些卖饮料的跨界来打劫?
2018 年,康师傅股价大跌 17.74%,究其背后的原因,是将近三年来中国方便面市场年销量猛跌了77 亿包。

8.jpg

那这个损失是谁带来的呢?不是方便面同行、不是卖饮料的,那些方便面的生意,被外卖行业给抢走了。你看,技术没出现的时候,你怎么去预测未来呢?

9.jpg

去年年底,我在湖南省建筑设计研究院举办的「有未·2020青年设计师论坛」,做了一场演讲,提到了一个人群,他们是围绕着电子商务新生出来的一系列职业,包括直播主播、运营、快递小哥、网络推广、网店模特等等,最新的数据有 5125 万人,这批人都是最近几年时间突然冒出来的,以前没有这些专业,未来可能也不会有。

10.jpg

今天,我想再说说另外一批人。你看,刻章的、打字员、电报员、制图员、租碟的、冲底片的、电话接线员、修钢笔的,这些职业要么正在消失,要么已经消失了。

11.jpg

你说,这些人是守旧的人吗?我是想表达,不拥抱新技术的人都会过得不好吗?并不是。我以前工作那位坚持不喜欢导航的领导,人家到今天可过得好着呢!
我想说的是,那些随着时间变化,过得越来越不好的,是那些「坐在技术上」的人。他们和技术的关系,不是用技术来武装自己,而是把某一项技术作为栖身的居所。这跟守旧不守旧没啥关系。

12.jpg

反过来说,即便是那些拥抱新技术的人里面,也一样有很多过得不好的。
这两年一个词很流行,叫「内卷」。什么叫内卷?别人家孩子不学钢琴,只有你家孩子学钢琴,未来就是竞争力;别人家孩子都学钢琴,只有你家孩子不学,未来竞争的时候就会减分;而所有人家的孩子,无论喜欢不喜欢,都学钢琴,所有孩子的童年都被耽误了,只能比谁的等级高,最后大家没啥区别,这就是内卷。
我们看到很多的广告节,BIM 大赛、搞微雕的、甚至是研究红楼梦的「红学」,都在内卷,就是说在外部的边界已经没法再往外扩张了,所有人只能向内,往越来越精细的方向自己跟自己较劲

13.jpg

前几天我看到视频号里有一家公司,做了楼宇运维的可视化。那个成果做得特别精细,点一下每层楼都能拆开,再点一下屋里的桌子椅子都能飞起来,已经特别像一款 3A 游戏了。你说这个花的工夫多不多?肯定多;你说它能给运维创造多少新的价值?我觉得并没有多少
但有人做出来这个东西,其他人就也得做得特别精细,这就是内卷。而这些活在内卷里的人,被逼着做很多自己都知道没有价值的努力,其实过得不开心。

14.jpg

所以我觉得,一个人、一家企业,能在技术这条路上走多远,并不取决于他是不是拥抱新技术,而是看他是「坐在」技术上,还是把技术拿在手里用。

15.jpg

咱们举个例子,对设计师来说,技术的更新换代到底意味着什么呢?

现在,请你闭上眼,想象一只长颈鹿的样子,是不是完全能想起来?好,下面拿出一支笔,试着把它画下来。一提笔你就发现,它的花色是什么样子的?耳朵长在哪里?眼睛什么形状?是不是都画不出来了?


16.jpg

我们总以为所谓设计,脑子里已经有一个清晰的想象,然后用图纸表达出来就完了。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我们脑子里既没有那个清晰的想象,也没办法顺利表达。

最近我们在翻译一本书,里面有一章专门讲了设计师和设计工具的关系。作者说:

不熟悉设计的人认为绘画只是用来交流和表达,但绘画实际上是一种探索。你以为你看到了建筑、理解了建筑,其实你了解的并不是那栋建筑的样子,只有在画它的过程中,才能真正看到它。

17.jpg

那么,我们用BIM,就不只是要画一个长颈鹿了,而是要进一步画出它内部的骨骼、肌肉,要知道这只长颈鹿是如何「运作」起来的。
书中继续说:

数据和模型不仅用于三维可视化,而且具有查询功能,比如将朝南的玻璃与内部暴露的热质量相比较。设计师需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来提出恰当的问题,并能够理解答案。这并不意味着设计师是在黑暗中摸索,这位设计师是在要求设计软件揭示一些建筑中潜在的问题。

18.jpg

说到这儿,你知道设计与技术的关系了,当然也就知道为什么很多设计师会反对 BIM 了。因为对他们来说,二维的技术反过来决定了他们认为的工作边界:他们不需要知道长颈鹿具体长什么样子,更不需要知道它内部的结构,大多数的设计,只需要放一个形状在图纸上,然后加一个标注,说:「这儿有一只长颈鹿」。

19.jpg

在这儿我们不批评这种现象,因为它背后是设计师群体实实在在的抉择:是保持出图量保证生存,还是提升自己去思考更远的事情,这并不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。
所以表面上看大家都是做设计,只是对不同的工具选择有偏好;而实际上背后深层的原因是,技术会反过来影响一个人对设计工作本身的理解。
马克思韦伯说:

「人们认为身外之物只是披在肩上的随时可以丢掉的斗篷,然而这斗篷却注定变成一只钢铁的牢笼。」

很多人以为我们的思想是独立于技术的,但事实上是,当我们说「联系某人」、「画图」、「开个会」、「百度一下」等等这些词的时候,我们的思想本身时时刻刻都在被外来的技术所塑造。

20.jpg

我们这几年有幸采访了很多优秀的设计师,他们对 BIM 的用法观点很不一样,换句话说,他们没有被专家和软件厂商定义的 BIM 所局限,而是根据自己工作的需求,去选择不同的技术和工具。
比如青岛市交通规划设计院的辛化周,他认为 BIM 不应该增加项目实施的成本、人力和时间投入,BIM 在他的眼里,是用来提升自己和甲方交流的工具

21.jpg

比如上海水石设计的金戈,他认为我们不要觉得数字化多么神奇,我们只需要先要思考传统的解决思路是什么,然后思考下数字化有什么更好的技术手段。在他眼里,利用数据 BIM 实现知识复用和生产革新,是值得探索的未来

22.jpg

比如湖南省院的「BIM 三剑客」,孙昱、邓京楠和李星亮,他们在三个不同的部门,探索出不同的 BIM 道路。有的在研究算法、有的在研究对甲方的数字化服务、有的尝试把 BIM 发展为独立的专业,在他们眼里,BIM 本来应该是什么样子不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怎么能辅助自己把工作做得更好

23.jpg

去年我们发起了一个「每个人告诉每个人真相」的活动,收集了两千多份问卷调研,并向全行业公布了调研结果,今年 BIMBOX 四周年的时候我们又发起了一次调研,结果还没有公布,两次调研一共有将近 4000 调研结果,今年我们还会把这件事继续做下去。
调研对象涵盖了施工、设计、咨询、业主、教育、研发、在校等等行业,挑几个和今天话题相关的数据,给你做个参考:
? 62.1%的人认为 BIM 对工作效率有所改善,13.7%的人认为效率比以前更低了;

24.jpg

? 四分之一的人所在的公司认可 BIM,但客户不认可;差不多同样的人认为 BIM 有价值,但公司领导不认可;43.4%的人所在的公司和客户都认可 BIM;

25.jpg

? 由高到低,人们用 BIM 做的工作,主要在碰撞检查、机电深化、施工模拟、招投标、出图会审、施工方案、工程算量、进度控制、质量管理、成本控制等等,其中运维管理方向用的人最少

26.jpg

? 52.2%的人认为正向设计是正确的方向,14.4%的人正在从事这方面工作;40.5%的人认为第三方咨询主要就是外包建模,同时也有 35.6%的人需要咨询公司的帮助。

27.jpg


Part 2:器

说完了第一部分,器具的「具」,也就是原研哉说的「棍子」,我们再来说说这个「器」,也就是「」。

28.jpg

三年前我们参加了一个线下活动,当时有一为来自天津的设计师问了我一个问题:

「我们为啥要花那么大精力探索技术,等别人都探索完了,什么好用什么不好用,我们直接学过来,不是更省成本吗?」

29.jpg

说实话,当时这个问题我答不上来。
三年时间里,我拜访了很多的公司,逐渐找到了答案:在面对 BIM 这类新技术的时候,「棍子」和「碗」用来解决两种不同的问题,虽然有关联,但本质上它们是两种思维模式,两套解决方案,不能混为一谈。而这位朋友提出的问题,是关于「棍子」的。
咱们先来说说这个碗。我们要通过新技术,把什么东西装进来?

30.jpg

前几年电动汽车革命这个话题很热,有人说把传统燃油替换成新能源,可以实现碳排放降低。但有人表示反对,他们说,把烧油换成用电,电从哪来?不得发电厂烧煤来吗?
有人还真算了一个总账,按行使 15 万公里来算,一辆燃油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 34 吨,而一辆电动车,把发电和传输能源也算进去,碳排放量大概是 31 吨。稍微少了那么一点,但还是一个数量级。真的是这样吗?

31.jpg

当然不是。
当我们把原来装在 10 万台车上的 10 万台发动机,变成一台发动机统一供电的时候,那针对它进行整体升级的可能性就大多了。我们可以改进零部件提高能源利用率,甚至可以把火电升级为核电。而这种改进在散布世界各处的 10 万台发动机上,是没办法统一进行的。

32.jpg

这是我们要说的「碗」的第一个作用,通过把问题集中到一起,把系统的不确定性放到碗里,统一消解。

33.jpg

再来说碗的第二个作用。

在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,以及西方的中世纪,都出现了一次远程武器的大更迭。出现在东方的是弩,出现在西方的是火枪,它们替代的都是一个伴随人类几千年的武器:弓箭。
你可别觉得这是因为弩和火枪比弓箭更先进,它们刚诞生的时候,无论是射程、火力、射速,还是性能的稳定性,都远远比不上长弓,而且制作成本还特别高。那为什么弩和火枪不仅迅速替代了弓箭,还紧跟着催生了一系列强大的中央政权?

34.jpg

答案在于,一名长弓射手需要长达数年的训练,并且对射手的力量和敏捷都有着很高的要求。而弩和火枪不需要这样的条件,一个平民经过简单的训练就能被送上战场,这样就能在短期内形成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,而像秦国这样的国家,就可以跟紧一系列的变法政策,让参与战争的平民通过积累军功得到升迁,整个帝国的战斗力就被调集起来了。
对,你知道我要说的不是弩和火枪,而是现在的 BIM、平台、数字化转型。它们是把标准、流程、构件库、施工方法等等知识都写到了软件里,本质上就是把原本在老法师手里分散的知识集中管理,做到「人可以走,但知识要留下」。

35.jpg

最后,「碗」的第三个作用,是把数据收集起来。
王坚在他的新书《在线》里说,我们不要把数据神话,数据哪里都有,它们是垃圾,如果它们不能成为在线的、格式统一的、结构化的、可以被计算和分发的数据,它们的价值就是0。而当一个系统能把这种垃圾提炼出来变成一种智能,这种智能才是财富,而它极低的复制成本会带来高额的回报。

36.jpg

那我们这个行业目前有哪些数据可以复制呢?比如写进软件的标准化工作流、软件研发成果、某个项目积累下来的构件库和服务流程,都可以成为可复制的东西,在后面的项目中降本增效,甚至干脆本身就能卖钱。
好,我们说了三个点,把问题集中处理、实现去人化、在数据垃圾里淘金,我认为这三个点就是今天的企业在谈「数字化转型」的核心问题
这次的会议,我听了两位电建华东院老前辈的演讲,他们说过的两句话我印象很深,一位是陈健先生,他大胆预测未来的设计院,IT 人员会比设计人员多;另一位是王金锋先生,他十年前就发出了一个问题:把项目成果移交给客户之后,我们自己还剩下什么?
这两个观点都很发人深省,本质上,未来所有的公司都是软件公司,也都是数据公司,区别在于开发量多大、数据收集多少,但我相信,未来的主流一定是问题在云端解决、知识被自动传承、价值被数据变现。

37.jpg

现在,让我们再回到三年前,那位设计师问我的问题:为什么我们不等人家探索完,再把成果拿过来?

我的答案是,「棍子」的思维模型解答不了「碗」的问题

假如你看到一家公司,已经用数据解决问题、并且带来实际收益,现在你想去学习一下,人家说,好啊,请你来参观。你走进这家公司,能看到什么呢?

以前我们参观成功的公司,能看到人家的工厂有多大,安排多少名工人,买了什么样的机械,参观回来可以有样学样;而现在,你走进一家 IT 公司,或者有 IT 属性的公司,你只能看到一群年轻人,每个人坐在电脑前,噼里啪啦的敲键盘。

38.jpg

你可以问问,你们用的是什么软件啊?别人可能会告诉你,但公司系统里存着的那些数据和流程,你可是看不到的。那些东西在云端,看不见也摸不着。
当我们用「棍子」的思维去看人家的「碗」,我们只能看到外面的陶瓷,碗里面装着的东西,人家不会给,我们也看不到。

39.jpg

咱们再回到我们的调研,看看和「碗」相关的数据:
43%的企业只有 10 人以下使用 BIM技术

40.jpg

 72%的企业有 BIM 中心,但只有 50.4%的企业有 BIM 标准;

41.jpg

近一半的企业不关注信息编码;

42.jpg


只有 14%的企业有自己的构件库;

43.jpg

只有 9.8%的企业正在使用云平台且效果良好;

44.jpg

关于 BIM 发展的阻碍,排在前三名的调研结果分别是管理模式、缺乏标准、缺人才

45.jpg

Part3:「器」和「具」的关系

说了这么多,我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呢?是不是说,「器」是「具」的高阶阶段,用「碗」的人比用「棍子」的高级呢?

联系我们

029-81163590  029-81163570
customer@glendale.top
649763516(QQ群)
西安市高新区丈八一路汇鑫IBC大厦 A座8层(总部)
上海市奉贤区青工路268号
沪ICP备20004689号-1© 2015 glendale 上海葛兰岱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.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地图